~職業重建的初衷是消弭歧視,透過協助身障者重返職場,讓其能公平參與社會生活的機會~

「尊重是我們對待別人所持的基本態度,而尊敬則是某個人身上特別令你敬重的地方,引發你以不同的態度對待之。」─引自劉慧恩「尊重」(2008)。

尊敬與尊重常被現代人所忽略(尤其是年輕人),對於智能障礙者更是如此, 他們許多的權利和選擇都被家人及服務人員所忽略,以致於他們無法得到足夠的尊重。而我是一名身心障礙者就業服務員,在一次服務智能障礙者就業的過程中,深刻感受到何謂發自內心的「尊重與尊敬」。

林先生是一位年過四十的智能障礙者,弟弟是家中主要的經濟來源,曾一度失業以致家庭經濟陷入困境,因此弟弟覺得應該讓將近二十年沒有工作過的哥哥(林先生)就業,使其多少有經濟上的依靠,畢竟家人無法提供一輩子的照顧,於是透過職業重建服務協助林先生就業,使其能有穩定收入並養活自己。

在開案晤談的過程中,因需協助服務使用者訂定服務計畫及求職方向,故除了評估服務使用者現有的能力及資源外,亦會確認其求職條件;以往遇到智能障礙的服務使用者時,求職條件多為家人協助決定,但林先生的弟弟並非如此,反而逐一徵詢他的意願,確認他的想法,讓我不禁對弟弟的行為感到好奇;事後詢問,他只是簡單的回答:「他是我哥!」,簡單的一句話,表現出對兄長的尊重,弭平對智能障礙者歧視。

「弟弟尊重哥哥,耐心給予協助」的畫面不斷在我腦中徘徊,不禁想起之前某位智能障礙者的小孩在協助其父親填寫表格時,當著母親及我的面前大罵父親太笨,形成強烈對比。已服務身障者就業兩年的我,早已被民眾對身障者的態度潛移默化,而忘記職業重建的初衷是消弭歧視,透過協助身障者重返職場,讓其能公平參與社會生活的機會。這一次林先生的弟弟讓我重新反省提供服務的過程中,除了尊重家屬的意見,也不能忽略服務使用者本身的意願。

開案後,林先生對職種較無概念,我開始安排他到各個職場體驗不同的工作,林先生最後選擇最感興趣、最有成就感的清潔工作為主要媒合方向。在訓練基本清潔技能後,便開始推介林先生到職場面試,因為沒有清潔相關工作的經驗,多次面試皆遭到拒絕,但林先生並沒有因挫折而感到沮喪,甚至要求繼續到就服中心練習清潔技能。在一次面試中,我將林先生對工作的渴望、熱誠及為了得到一份工作所做的努力,反映給雇主,加上林先生於現場評估的表現良好,雇主決定僱用林先生擔任公司的清潔人員。還記得在公佈被錄取的那一刻,林先生臉上愉悅的表情,以及不斷詢問我及雇主什麼時候開始上班,讓我感受到林先生有多麼渴望獲得認同。

林先生非常珍惜得來不易的工作,雖因障礙因素使其在就業初期遇到許多困難,如:在職場迷路、忘記步驟及學不會打掃流程、不懂得如何與同事互動、不會操作吸塵器及拆洗廚房設備等等,但林先生並沒有因挫折而放棄,反而非常努力的一一克服。兩週的密集輔導,我和職管員分別透過調整職務內容、製作工作檢核表及提供其圖像版本的職務流程表(林先生識字不多)等方式幫助林先生熟悉工作,教導和同事互動的基本禮儀,也協助同事瞭解林先生的狀況,漸漸地,林先生在職場上可以獨立作業,不需要再繼續陪同,其認真負責的表現也一再獲得主管的稱讚及肯定,服務方式才轉為追蹤輔導。

我在這對兄弟身上學到很多事,林先生的弟弟,展現出不含歧視與否定的「尊重與尊敬」,也讓我每一次開案,都更加重視服務使用者的意願與想法;林先生則讓我看見障礙者的無限可能,只要適當給予協助還有機會,他們都能有超乎預期的表現,還有他們對於別人給予得肯定有多麼在乎與重視。